溯淮

我想种地,我从小就想种地

顾蒂:

【all耀】修罗场生存守则




●不ooc我不得活

●全民恶人阿尔在线惨

●亚瑟在线大义灭亲

●法叔出没







                     〔二十六〕






他……是谁呢?





是……王耀吗?是自己的王耀吗?





明明说话的语气那么像……可是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呢……





……





“恭喜你呀阿尔弗雷德”




“你成功的杀死了王耀”




“你的王耀”





……





像是老化了卡顿的留声机,那含有笑意的声音就这么在自己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播放着,一遍一遍的笑着,一遍一遍的,直到变成声嘶力竭





……





杀死了……




你的……





……





到底……是谁呢……





湛蓝的眼眸失去了高光,阿尔魔怔了似的呆滞在原地,再也没有勇气去握住那遮在自己眼睛上的手,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双手不由的握紧拳头,被鲜血浸透的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你是谁?”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王耀的声音缥缈的像是从远方传来,恍惚又像是在耳畔厮磨——





“我是王耀呀……”




“……一个正常的王耀……”




“托您的福……我的人格分裂……治好了呢……”




“……再也没有什么王三了哦……”




“可怜的小阿尔……难道你不知道吗……”




“……没有人可以决定王耀……更没有人可以主宰他……”




“……”





明明是最温柔的声音,可听起来却如同最铁面无私的法官在冷酷的宣读自己一条条足以判处死刑的罪状





他的王耀……





被自己亲手……





杀死了





周围的一切都恍然变成了虚幻,模模糊糊的仿佛听见了刺耳警报响起,朦胧间看见黑衣服的保镖和白衣服的工作人员乱作一团,耳边好像听见了自己助手焦急的呼喊





这些……都不重要了呢





眼睛上的遮盖轻轻的移开,重见光明的蓝眸本能反应的眯起,干涩的眼眶再次涌上生理泪水,模糊间就看见王耀那个最熟悉的温柔笑容





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琉璃金中闪烁的恶意清清楚楚,清楚到自己又是一阵锥心的疼痛





耀耀……耀耀hero好痛啊……





轰!





屋顶传来巨响,紧接着就是地动山摇,仪器倒下的声音和尖叫声此起彼伏,灵敏的听觉还让他听见了外面的枪声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人!大人!”,查德利觉得自己简直是要崩溃了,虽然说跟着阿尔大人的自己什么危险的情况没见过,但是……





外面那两个人绝对是疯子啊!






原本只是包围起来枪战什么的,这也算还好,可现在……他们把坦克都开来了好吗!!





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大人!大人!”,眼见着自己的大人眼睛失焦的根本没有反应,查德利几乎心力交瘁的要给他跪下,这都什么时候了大人你醒醒啊,再愣下去人家的坦克都快把咱这碾平了,“大人!大人!您哥哥他们来了!”





哥哥……?





像是触到了什么敏感点,回过神来的阿尔的眼中恢复了稍许清明,亚蒂他们……动作真是迅速呀





收敛住身上喷发的煞气,阿尔低头看了眼不知是陷入昏迷了还是不愿和自己说话的王耀,大海般的眼眸中的脆弱和受伤交织,“对不起……耀耀……”,闭上眼睛调整了下呼吸,再睁眼时嘴角含笑,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阿美瑞卡大男孩,“等hero一会……hero很快回来”





轻轻的抱起王耀,犹豫了一下,阿尔还是咬牙切齿的交给查德利,“把他带到安全区……轻点”





“是!”,查德利被阿尔的眼神看的一个哆嗦,也不敢多说什么,在又一次地动山摇中摇摇晃晃的跑出阿尔的视线





“……”,看着查德利消失在兵荒马乱的人群,阿尔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这种要失去什么的预感让自己心烦意乱





没关系的,阿尔安慰自己,自己不是早就料到这种可能吗?查德利知道那条隐蔽的安全通道在哪,他会带着耀耀躲到自己安排的安全区的






至于这里……阿尔眯起了蓝眸,自己特意设计的“防盗门”正常的话可以抵抗持续射击一个小时……





“轰——!”,硝烟滚滚中“防盗门”应声倒下





阿尔:……





好吧,是他低估了这两个连坦克都开来的疯子






不过……他们是脑子里进了死扛了还是怎么了??!!直

接用坦克轰炸??他们就不怕伤到耀耀吗??!!





疯子





烟尘飞舞中一道银光闪过,还没等阿尔做出判断,只觉得腹部受到猛的撞击,自己的身子就这么轻飘飘的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一堆废墟上,喉间瞬间便感到浓郁的腥甜涌出





“好久不见啊,脂肪球”,自己最讨厌的绵羊音就这么大刺刺的响起,阿尔哇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看见被阿尔自己一水管打到吐血,伊万的心情稍稍有些安慰,笑眯眯的蹲下来和阿尔对视,“小耀呢?”





闻言,喘着粗气的阿尔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撑起剧痛身子冲伊万就诡异的笑了,压低的声音像是要和他说什么悄悄话,“你的小耀呀……”,眨巴了下浸润在献血里的蓝眸,




“死了”





手中的水管发出骨折的嘶鸣,伊万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去,一把卡住阿尔的脖子站起来,被提到空中的阿尔立刻感受到了窒息的威胁,“你说什么?”





“我说……他…死…了…”,喘不过气的阿尔还能够笑出来





笑着笑着,眼泪就伴着血水滚落在伊万的手背上





滚烫的让伊万的手不由的更加收紧





“嘭!”“嘭!”





又是两枪





伊万丢开阿尔,警觉的转身看着那个干干净净穿着西装的男人





即使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在他身上也没流下任何

残忍的痕迹,冷冷淡淡的样子就像刚刚射了自己亲表弟两枪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抱歉,舍弟年幼缺乏管教,还请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多多包涵”,虽这么说着,亚瑟却一眼也不看伊万,只是直径走到狼狈不堪的阿尔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阿尔,别闹了,人在哪?”





虽然亚瑟故意没有射中要害,但那剧痛还是让阿尔在心里给自己表哥记上了一笔





“都说了”,阿尔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死了”





“嗯,我知道了”,亚瑟叹了口气,看起来当真像是哥哥对顽皮的弟弟凭为无奈的样子,“在安全区是吧”





见阿尔惊讶的瞪大眼睛,亚瑟的语气终于带上些笑意,“都说了,防火墙不要偷懒让下属设置,你亲自动手的话……”






“也许我还可以多玩一会”






“大人!”,亚瑟转身,就看见杰瑞拖着一个人,“安全区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人来过了……只剩下这个人”,杰瑞把打昏的人往亚瑟面前拖了拖





这是……





查德利





在场的气压瞬间下降到了零下,穿着防弹服的杰瑞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王耀





逃走了











————————分割线————————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王耀诗情画意的……





扛着锄头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哇好诗好诗





王耀擦了把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嗯自己真是个合格的农民伯伯呢





“小耀辛苦了,哥哥榨了西瓜汁,来休息一下吧”,弗朗看了眼整整齐齐的花园,嗯小耀把自己的玫瑰花芽当杂草全部清理掉了,留下了满园绿油油的……杂草,弗朗的嘴角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一下





默默的把太阳伞撑在王耀头顶,护送他进屋子,谁知道小耀突发奇想想要种地了呢,然后自己后院的香根鸢尾就光荣的全被土豆给替代





弗朗:“……”





不过,弗朗低头看了眼不知道是晒得还是刚刚运动完的原因,王耀脸颊有些粉扑扑的,正有些眼睛放光的向自己宣扬着他种地大户的伟大理想,连眉眼间都带上了明媚的笑意





看到这样活泼的小耀,弗朗的心情也不由的变得愉悦,不管怎样,只要他开心就好





“……除了种地呢,咱们还可以养点什么小猪猪、小鸭鸭、小鹅鹅、小鸡……”,王耀的话就这么突然噎住,“咳”,眼神飘忽的表情有些尴尬





叫你好好说话吧大老爷们的卖什么萌啊





“小鸡什么?”,弗朗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这个调戏王耀的机会,低头见他耳朵都红了,便有些坏心眼的故意微微弯腰在他耳边吹热气





王耀敏感的一个哆嗦,随即恶狠狠的瞪了作怪的弗朗一眼,“小鸡崽子!”





劳资超凶的不要惹劳资





“好好好”,噢上帝,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立即投降的弗朗直起身子,感到有些有些燥热的解开衬衫第一个扣子





见弗朗被自己眼神所怔吓(?),王耀满意的点点头,接过弗朗还贴心的插了根吸管的西瓜汁,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这才是人生啊





种种地,喝喝西瓜汁,还有





王耀调整了下位置,方便弗朗继续帮自己梳头发





我的圣母玛利亚,这是什么宇宙无敌二十四孝小竹马!

弗朗的指尖在自己发间穿过,温柔的动作酥酥麻麻的,弄的王耀舒服的想睡觉





只是……心中那种愧疚的感觉依旧消抹不去





毕竟他不是原身啊,弗朗真正爱的是原身,而自己……是王耀





现在这样,不就相当于自己利用弗朗对原身的爱吗

感觉自己跟渣男一样……王耀心情不由的开始低落,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是个渣男而感到愧疚





自己总是把这一切都当成是个游戏,总是带着目的和别人进行交往,总是忽略了这也是个世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爱与恨、喜与悲、回忆和过往、梦想与未来……





他们不只是个简单的攻略人物呀





无论是亚瑟、伊万、阿尔,还是费里、马修、弗朗

他们都是真正生命的存在,都值得真的爱与心去托付





可是……





自己并不爱里面任何一个人,但同样也不讨厌里面任何一个人,他们都有自己的闪光点,都有自己可爱的地方,就算是刚刚那个把自己电的死去活来的阿尔,明明当时心里还恨得很想把他扒皮抽筋,可再睁眼看到他那双蓝汪汪的大眼睛时,心里也只剩下这个想法——你看,他多么可爱呀……





只是需要小小的惩罚下





事实上,自己和他们交往时,心里总是带着一种说不清愧疚的心理





至少他们的喜怒哀乐是真的,而自己的喜怒哀乐……都是怀有目的





察觉到王耀的低落,弗朗只当他是在担心那三个人,梳头发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又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亚瑟他们正满世界的找你”





“嗯”,王耀眯着眼睛看起来有点想打盹





见王耀神情淡淡的,也没什么害怕之类的过激反应,弗朗方才稍稍放下心,继续温和的说道,




“不过小耀放心,他们是找不到这里的”





“这样啊……”,王耀突然睁开眼睛,“弗朗,你是怎么发现这的?”





说真的,他确实有些好奇,那天在客房里自己和他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却只见弗朗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自己那时就有些疑惑





这样庞大的工程,可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





“小耀忘了吗?”,手中红色的辫子绳灵活的把王耀的头发盘了起来,弗朗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艺术品,这样脖子就不会热了,“小耀七岁那年的生日愿望不就是想要到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去隐居吗?”





嗯我不是忘了……我是根本不知道





不过,王耀突然有些羡慕原身,七岁时的愿望……王耀回想起他刚刚见到这个完美融合了中西元素的建筑时的震惊






只是个七岁小娃娃可能只是随口的愿望





却这么的用心





我酸了





鼻子酸酸,眼睛酸酸,心里酸酸






王耀有点想把原身从坟里挖出来鞭尸,清醒点你是猪头吗由这么举世无敌的好男人嗨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跑去撩什么汉子啊!





关键是,撩完了就跑,还要我来背锅




我 来 背 锅 !





这下王耀委屈的眼眶彻底红了




见状,弗朗有些不解的无措,赶紧说了个自己筛选下来的笑话,“诶,小耀你知道吗?那个伊万什么的,还有那个被自己表哥打了两枪过两天又活蹦乱跳的小阿尔,都在陆地上拼命找你,而亚瑟那个神经病……”





说到这,弗朗自己忍不住先笑了,不愧是性感的法国男人,这么一笑硬是笑出了低音炮





要命这下耳朵要怀孕了





“他跑到大海里捞你”





“噗”,想象到那个画面,王耀忍不住噗嗤一笑





嫣然一笑,一笑倾心





看着眼前的王耀,弗朗有些愣住,自己……





又想吻他了





想想看,海里面穿着潜水服的亚瑟臭着张脸,手里还拿着死扛就在那喊,“耀耀快出来呀,有好吃的死扛哦!”





糟糕脑补过头了





“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哈哈哈哈哈哈亚瑟哈哈哈哈哈哈死扛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化化化化化化化哈哈哈鹅鹅鹅鹅什么沙雕鹅鹅鹅鹅鹅”





弗朗:……???






【续】




评论

热度(1276)